甚麼是參與
服務使用者參與管理  
誰是福利服務使用者  
參與範疇  
參與深度  
首頁 > 甚麼是參與 > 參與深度
參與深度

推動福利服務用者參與服務管理的目的是希望用者的聲音能影響有關服務的決策,透過與服務用者分享決策的權力,使服務更能貼近用者的需要。然而,福利服務用者能接觸及參與不同的管理範疇,並不代表他們能發揮實質的影響力。根據美國學者Sherry Arnstein的「參與階梯」理論[1],不同的參與形式代表著參與者不同程度的影響力,我們會借用「參與階梯」理論作為分析福利服務用者決策影響力的框架[2]

參與階梯

在以下的「參與階梯」中,影響力最低的參與層次是「出席/通知」(圖最下層),服務用者缺乏任何影響决策的權力,職員仍然主導決策。影響力最高的參與方式是「用者主導」(圖最上層),服務用者在决策過程中享有最大的權力和影響力。

用者影響力

參與階梯層次

影響力最高

 

 

影響力最低

用者主導

 

用者主導機構的管治,並擁有最終決策的權力,職員主要是支援。一些自助組織會採取用者主導模式。

授權決策

在職員指定範疇用者握有最終決策權,職員普遍不會干預和影響決定。此自主決策權由職員授予,因此原則上仍可收回授予的權力。

合夥關係

用者在正式議事渠道擁有投票權,與職員之間有較平等的影響力。

討論/諮詢

 

在服務或管理的安排未有詳細方案前,服務用者可以有正式渠道與職員討論,以及表達對服務內容和安排的意見。然而,服務用者的意見只供職員參考,職員有權選擇是否接納用者所提出的意見,並擁有最終決定權。

表達意見

服務用者可透過「意見箱」或其他非正式渠道表達簡單意見,職員亦會作出相應回覆或回應,但雙方沒有深入的交流和溝通,大致上只是訊息和意見互通。

出席/通知

服務用者只是出席或按照指示協助服務的運作;只被告知服務的內容及安排,而沒有機會表達對於服務的意見。職員仍然全權決定服務的內容、安排、時間以及優先次序。

 


[1] 創自Arnstein, S. R. (1969). A Ladder Of Citizen Participatio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Institute of Planners, 35(4), 216–224.;此「參與階梯」並非Arnstein原來的版本,而是經過修訂,以切合福利服務的現況。

[2] 此參與階梯經過修正,並非Sherry Arnstein的原版。